微信凤凰汽车官方俱乐部 新手关注教学

中华葡萄酒资讯网

2018-09-03

比如,公元前14世纪埃及的阿马尔那书信有青金石从两河流域运抵埃及的大量记载。米坦尼(位于两河流域北部)国王图什拉塔曾经把大量镶嵌着青金石的黄金珠宝赠送给埃及法老,有时甚至赠送青金石原料。

《跷跷板》是陈劭雄的第一件录像作品。跷跷板一侧播放画面抖动的海景视频,另一边是同样抖动的展览空间,正中间一把气枪瞄准对面跷跷板上方的第三个电视屏幕,形成整个空间以及物体与物体之间紧张而强烈的张力。《跷跷板》连同展览中的另外一件作品《视力矫正器》都在促使观众被迫接受与正视艺术家所提供的特殊的观看方式,从而让人们从另外一种视角观看和思考惯常的事物。徐坦问题I视频装置(四屏视频,土,桌子),1996从1991年开始的十年间,“大尾象”在广州非常活跃,经常举办展览和艺术活动。

小孟说,今年年初,她在购票平台上购买了回国的特价机票。在机场办理托运手续时被告知行李有21公斤,超重1公斤,需要补交1000元。

雷文锋走失前生活照。图片来源:新京报  但据当时的主治医师李镇川回忆,雷文锋入院时腹泻得厉害,非常消瘦,瘦到护士输液要花十几分钟才能把针扎进血管里。

  【环球网综合报道】据《每日邮报》3月20报道,英国少年亚沙阿斯利由于精通数学,年仅14岁便击败众多成人对手,成为最年轻的讲师,并被称作人类计算机。  目前,亚沙既是莱斯特大学的学生,也是该校的员工,为成人学生授课并解决数学难题。据悉,亚沙8岁时便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拿到数学A级的学生,6份试卷中,有两份分别获得100和99的成绩。在9至10岁时,他在数学和统计学中获得了更多的A。在完成6年的小学教育后,他直接去上了大学。

  8月22日,中方县中方镇龙井村,中方斗笠专业合作社的社员正在晾晒编织好的斗笠。 雷鸿涛摄  初秋时节,走进“斗笠之乡”中方县中方镇,来到了一个斗笠的世界。 祠堂里、屋檐前、大树下,随处可见村民在编织斗笠。

在各家晒谷坪前晾晒的斗笠成品,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,成为一道美景。

  走近细看,记者发现,相比传统的斗笠,这里制作的斗笠小而精致,图案精美,一顶斗笠就是一件艺术品。

  “常规斗笠直径一般是米,现在我们生产的小斗笠最小的只有米。 ”中方镇党委书记吕轶雄介绍,“我们把斗笠做小做精,从卖产品转型为卖文化,把市场做大、产业做强,带动了乡村振兴。

”  变迁——从朝廷贡品到10年沉寂  手持一顶只有巴掌大小的金字塔状小斗笠,中方镇铜锣村77岁的非遗传承人潘存家一脸自豪。 在中方镇斗笠制作艺人中,潘存家算得上是一个风云人物。   谈起中方斗笠的历史,潘存家如数家珍。 中方斗笠已有400多年历史。 相传清朝乾隆年间,时任太常寺博士的中方镇荆坪村人潘仕权执掌宫廷礼仪,他回乡省亲后返京,将中方斗笠献给乾隆皇帝,得到乾隆赞赏。 从此,中方斗笠成为朝廷贡品,声名鹊起。   “我8岁就会编织了,至今已和斗笠打了近70年交道。

”潘存家回忆,进入21世纪,中方斗笠风光不再,逐渐萎缩。 随着时代发展,大批农民进城务工,戴斗笠干农活的人大幅减少,斗笠遮风挡雨的功能也被雨伞等雨具替代。

  斗转星移,经过10年沉寂,中方斗笠迎来转机。

为加快扶贫攻坚和带动农民增收,中方县委、县政府重新审视这一传统产业,决定抓住中方斗笠入选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契机,对这一传统产品及工艺进行保护传承、创新发展。   “走出去看了多地手工制品博览会、农产品博览会,各地制作精美的手工艺品让我们茅塞顿开。 ”中方斗笠合作社原理事长杨先锋说,“走出去”开阔了视野,大家认为该让斗笠换一种“活法”。   求变——从卖产品到卖文化  从2011年开始,中方县把斗笠作为展现县域风情的特色文化旅游产品来打造,成立专门班子,开展产品研发创新工作。 同时,成立斗笠专业合作社,实行专业化分工、规模化生产、集约化经营。   走进中方镇斗笠展示馆,四壁挂满了大小不一、样式不同、颜色各异的斗笠,让人目不暇接。 “我们根据市场需求,将斗笠由生产生活用品转型为工艺品、装饰品。 ”中方斗笠合作社负责人潘仁海指着一顶画有民俗风情的斗笠介绍,这是怀化学院艺术学院的学生设计、中方斗笠艺人编织的。

“普通斗笠顶多卖30元一顶,但加了创意后,价格飙升至200元一顶。

”潘仁海说。

  中方斗笠合作社与怀化学院等高校合作,建立了中方斗笠美术实践基地,利用国画、剪纸、工笔画等艺术形式将中方蒲海、荆坪古村、傩戏表演等自然风光、人文美景、民族风情融入斗笠制作中,添加了文化、时尚元素,提高了产品附加值。 当地还举办斗笠文化节,展示推介斗笠文化。

2014年3月,中方斗笠参加全国休闲农业创意精品推介活动,获得产品创意金奖。   斗笠展示馆右侧,几顶像斗笠又不是斗笠的制品引起记者注意,仔细端详,原来是以斗笠为原型编织出来的灯罩。 “我们开发出类似这样的灯饰品、挂饰品,很受欢迎。 ”潘仁海说。

  “传统斗笠编织与文化创意融合,斗笠俏销全国20个省(市、自治区),还远销法国、德国、西班牙、日本、荷兰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 ”杨先锋介绍,针对世界各地不同风情,开发出大小、规格不一的工艺型、观赏型、礼品型斗笠。 目前,中方镇建立了斗笠传承所、生产基地、展示馆,融斗笠编织生产、非遗文化传承、旅游休闲观光于一体。 因中方镇有个远近闻名的荆坪古村,不少游客游玩古村,便到不远的斗笠展示馆转悠,或到农家观看斗笠编织,感受斗笠文化,选购自己中意的产品。   不变——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 8月上旬,一位越南客商来到中方斗笠合作社,订制一批斗笠。

看过样品后,客商说:“质量上乘,绝对精品,我们越南人也善于做斗笠,但在质量和工艺上不如你们。

”  “斗笠市场在变,开发斗笠的思路在变,但不变的是编织斗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。 ”杨先锋说,县、镇两级把工匠精神视为斗笠生产转型成功的“定海神针”。   中方斗笠属纯手工编织,用竹篾经纬交织,有30多道工序。 在中方镇龙井村74岁的斗笠非遗传承人曾庆德家,记者观看了他刮篾的过程。 他的左手大拇指戴上护具贴近刮刀,右手将细篾在右手大拇指与刮刀间来回拉抽,全凭手指的感觉与把握,显得十分熟练。

“要拉抽11次,一次都不能少,这是规矩。

”曾庆德边说边将细篾放在手臂上来回滑动,此时篾片细如丝线、光洁如绸。

  在斗笠传承所,潘存家在教学艺的村民锁边。 “这些年,斗笠的样式在变,但该有的工序一道都不能少。

”潘存家说,编织斗笠完全靠经验和手艺,没有捷径可走。 正是看中他手艺精湛,他作为斗笠非遗传承人被聘至合作社上班,负责传授技艺、协助研发、检查产品质量。   “创新融合天地宽。

”吕轶雄说,目前,中方斗笠合作社共有社员215户,辐射带动手工艺编织人员5000余人,形成了集产品开发、生产、销售于一体的产业链。

每年合作社销往国内外市场的斗笠达400多万顶,实现销售收入上亿元,带动中方镇及周边乡镇新开发南竹万余亩。 (记者肖军雷鸿涛通讯员汤惠芳谌彦君)  ■点评  肖军  一个逐渐萎缩、濒临消失的传统手工产品——中方斗笠,经过转型升级,做小、做精,成为精美的工艺品,其功能从戴在头上遮风挡雨,扩展至挂在墙上、车里、包上做装饰品。 如今,中方斗笠走俏国内外市场,成为一个年销售收入上亿元的大产业,带动了乡村振兴,其嬗变过程让人感受到创新发展的巨大魅力。

  传统产业要实现“老树发新枝”,必须推陈出新。 中方斗笠根据市场变化,在传统产品中注入文化、时尚的因子,利用文化的独特魅力提升了竞争力,开拓出一条广阔的发展之路,其成功之道值得借鉴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传统产品转型发展中,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任何时候都不能丢。 变中有不变,这也是中方斗笠在变化的市场面前得以焕发青春、阔步前行的保障。

(责编:罗帅、曾璐)。